五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6 19:40:0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消息迟迟没有确定下来,王帅心里莫名的烦燥。他总想找人打一架,但心里还是克制了这种冲动。他开始反胃,浑身发冷汗,“吐得一点劲都没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1月底,卡萨号从欧洲比利时航行至非洲几内亚。在大洋彼岸,船员家属们正在家中欢度春节。比春节来得稍早的是新冠病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3月12日,卡萨号驶离钦州码头时,田端涛和货轮上的其他20余名船员,在船上连续服务时间基本超过9个月。此后,他们还将继续漂流58天,没法登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站在卡萨号甲板上,陈昆杰望着那些“平的、山高的,形状不一样的海岛”,他幻想着,海岛上有没有人,长得跟他们是不是一样,“岛上有没有新冠病毒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位刚刚新婚的年轻人,多少对妻子有些内疚。看着疫情通报上一天天上涨的数字,陈昆杰有一种不详的预测,“有可能不让回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程即日起,卡萨号的船东就向广西钦州方面申请让船员在此换班。船上每个礼拜还通报一次国内疫情。“我们特意关注疫情严不严重,就怕自己下不了船。”陈昆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节后,卡萨号从几内亚启程。按照行程,卡萨号将在40天后停靠广西钦州码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昆杰也在第一时间把回程的消息告诉妻子。妻子高兴地哭了,想着,终于可以抱到老公了。她在日历上,一天划一笔,直到两人按照约定重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钦州码头上的人越来越模糊,最后变成一个点,随着城市的轮廓一起消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时,从城市到农村,大街到小巷,挂满写着防疫口号的横幅——拒野味、不聚会,亲友情、网上叙,少出行、莫大意。电视上每天重复喊着:疫情就是命令,防控就是责任。